【长篇·历史奇幻】三荒之地 十五
分类:必发娱乐

第十七

第十五

第十六

三荒巨变

墨原土灵

重骑之勇

在土灵的眼中,三荒之地在漫长的时光里,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化,又或许,它恒久地存在与三荒之地的每一寸土地之下,能够洞悉这里任何一个细节的变化,屹立如山的它对沙沙作响的枯草间游走的小兽、挺立的白桦林中鸣叫的秋蝉、泉水形成的水塘上幽绿色浮萍,甚至还未断气的战马、垂死状态的武士都没有丝毫兴趣。

两三箭的延误后,两军终于全面接战。

无数土灵还在不断聚集合体,土灵墙逐渐缩短变高,向上空不停生长,被它阻隔的这段时间里,贤城军队早已绝尘而去,巴赫拉主将也没有继续下令绕过这个土灵怪物,指挥军队向后出一块空地重新列阵,他已经看出,这个家伙已经成为了巴赫拉重骑的头号对手。

巨大土灵望着远去的骑兵,一直看着他们消失在荒原的尽头,才抖动身躯,放出几百个灰褐色小家伙,继续寻找失落的绿色豆子。

两面贤城骑兵已绕成了半圆形,依旧一面射击一面撤退。调整好乱阵的巴赫拉骑兵并没有像饿疯了的野兽般见肉就吃毫无章法,中了弧形阵诡计。

巴赫拉重骑驰骋草原所向披靡,凡是敢于阻挡他们前进的敌人,势必要将之击溃。由于主将还未能判断出这个不断长高成一个巨大圆柱体的怪物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没有贸然发出攻击的命令。

据离虎猜测,这些绿色的豆子可能是三荒之地的生命之源,对于大地的平衡似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又或是这种豆子关乎巨神之神的伟大计划,是必须保留下来的圣物。至于为什么这些豆子会寄生在沙柳树的根部,只有天知道。

他们依旧保持阵型,直线冲击,两翼的大队骑兵手中的链子钉头锤已挂着劲风打了出来。

巴赫拉部落每个骑兵家族的族长都有至少两名妻子,三个男孩,每一名男孩都要接受极其残酷且漫长的训练,而最终只能由一名男子在十六岁后代表其家族编入重骑部队,与父亲共同作战。剩下的两名男孩成年后就抓阄决定,抓中红色嘎拉哈的人,与其他家族中抓阄抓中的男子一起,带着家中六成的财产向草原更深更远处发展,开辟新的草场和疆域,直接获得霍斯勒大汗的承认。留守的男子继续培养训练自己的孩子,有父亲和兄弟的作战经验传授,成为家族下一代巴赫拉骑兵的几率也极高,即使失败,也由于执掌家族的牛羊马匹而十分富裕。所以巴赫拉骑兵家族三代中的每一代中都可以获得极好的荣誉、地位和财富。正是这种父子同阵杀敌,家族利益共享,使得巴赫拉部落强大富庶人丁兴旺,甚至连霍斯勒大汗都暗暗警惕:怕是再过几十年,整个草原都会是巴赫拉家族的天下。

收集完所有的豆子,这些小家伙立刻返回土灵的身体。

两翼的贤城骑兵压根没想到锤头所要击中的位置不是骑兵身体,而是马的侧身,纷纷中击,千斤力道的钉头锤打在战马的臀部、腰部、肩部,锤上的锋利尖刺直接穿透贤城战马的马甲,甚至扎到骨头,有的钉头锤则了击中战士一侧的大腿,一击打断。

成千上万只土灵已长的有十几丈之高,七八丈之宽,刚刚死掉的土灵身体像是受到了这个合体土灵的吸引,纷纷像被磁石吸引的金属一样,一坨坨一片片向合体土灵移动,一经接触,就变成一股股一条条土褐色的泥流与之合为一体,成为整个泥土巨柱的一部分。

土灵终于扭头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又仰头看向蔚蓝的天空。如两潭旋转着的碧泉般的巨大双眼,似乎一直看到了宇宙的深处。

英勇的贤城战士有的反应极快,见躲避不开,索性挺枪刺向对面的巴赫拉重骑兵面部,力求在被重击的同时给敌人带来致命的伤害。

合体土灵终于完全整合成一个巨大的泥土圆柱,矗立在广袤平坦荒草丛生的墨原之上。这个巨大的土色泥柱在阳光照耀下更显得高耸如山,犹如拔地而起的擎天巨柱,直入苍穹。

它注视了天空好长一段的时间,似乎在下着什么决定,然后就像一滩融化的巨型泥块,慢慢地无声无息地摊开,渗入地表。

巴赫拉重骑兵更看准了枪尖刺来的角度,向前猛顶过去,并巧妙地错开了面甲上缝隙。锋利的枪尖刺得巴赫拉骑兵面甲火星四溅,却扎不透,更多的枪尖由于面甲上的弧度卸掉了大部分的力道。

巴赫拉重骑兵纷纷仰着头看,双眼中夹杂着震惊与狂热的神情,他们被这草原狼神都会为之惊异的巨大生物所震撼,又为能与这平生未见的强敌对战而感到兴奋。他们从不畏死,也不惧怕任何生物,无人踏足的伊格拉草海食马巨齿怪、翱翔于午夜深空中的四足鬼雕、极北冰原的寒冬熊怪、大漠黑戎的巨驼刀阵、神出鬼没的火罗弓骑、西域魔教的不死尸军,无一不被巴赫拉重骑的隆隆铁蹄碾压。

目睹了这一切的贤城全军都屏住了呼吸,见证者千古难遇的奇迹渐渐地消失在荒草之中。

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根本无法对巴赫拉骑兵造成有效伤害。

钢铁一般坚硬的重骑兵谨慎地调整着战马,握紧了钢刀,抡动链子锤,只待一声令下就会发起冲锋。

当一切归于常态,贤城军人和胡商们都松了一口气,甚至放松了所有绷紧的神经,连秦璋和离虎都下了战马,一屁股坐倒在地。

巴赫拉两翼的骑兵就像两支巨大的钢铁拳头,不费吹灰之力就打断了贤城骑兵脆弱的弧形链条,在贤城骑兵一片人仰马翻的败局之下,他们保持阵型直直冲向沙柳林。

战斗号角再次响起,巴赫拉重骑兵听到号令立刻将全军成圆弧形列阵,像一只巨大的钢铁虎口,已将土灵半包围起来。

所有人都不说话,只是安静地享受着脑中一片空白心里平静如水的状态。

巴赫拉骑兵的战术异常简单有效:抢在前面到达沙柳林后再围杀贤城全军。而贤城军队由于转弯,战马不可能一下子就提到全速,几乎一定要被巴赫拉骑兵赶上围住。

土灵合体快速地扭动激凸,变化着形体,下端分裂成两条巨腿,中段变化成躯干,上段长出了双臂和头颅,赫然就是一个比单独的小土灵壮大的无数倍的超级大土灵!

阳光快近中天,又开始热辣起来,沙柳树在起风时沙沙做响,空气中丝毫没有血气的味道,连秦璋都感到奇怪。

秦璋本来掉头冲在前面,一见战况危机,又拨转马头回来抵挡。跟着他的将士见他掉头,也完全不听事先安排,纷纷杀向冲破阵型的巴赫拉先锋骑兵。

山一样巨大的土灵双眼猛然睁开,比人还大的眼珠绿液流动,愤怒地低头看向脚下蚂蚁般大小的巴赫拉重骑兵们。它小船一样的大嘴发出一声即使在沙柳林深处都清晰可闻的咆哮,迈动比铁杉部落里最粗壮的巨型铁杉树还粗大几倍的两条腿,向它前方的巴赫拉骑兵大步走来。它每走一步,大地都为之一颤,发出比十几只战鼓同时敲响时还巨大沉闷的声音。

秦璋看向身边的将士,战士们亮银轻钢甲上胸前嵌着的贤城青铜花纹在阳光下闪着金色光芒。这精美的青铜浮雕片准确而又简约地分三个层次打造出高大坚固的贤城城墙上旌旗飘扬,城墙守护着楼阁鳞次栉比的繁华都市,城中央建在均山之上的圣人阁庄严大气高耸入云。

秦璋心中自知这次绝难侥幸,在人数和力量悬殊之下,任何战术都已无用。他凭着一己之力,眼神急速搜索着巴赫拉重骑兵的主将,希望能够纵马冲到敌军主将面前,将之快速斩杀,或许还有一线转机。

无论是什么人,看到这样巨大的生物一定会转头就走,至少土灵是这样想的。它并不爱杀戮和战斗,只希望凭借自己如山的身体和气势吓退这些人类。土灵唯一目的就是将那些碧绿色的豆子收集起来,以保护三荒之地的自然平衡。

可秦璋所聚焦的这位战士甲上的青铜浮雕被利刃所损,一道斜切的刀痕把贤城分做了两段。

可他失望的地发现,所有巴赫拉骑兵的盔甲都一模一样,他们就像一个个完全相同的钢铁怪兽,一旦投入战斗,全军在既定的战术下尽力厮杀,根本看不出谁是领军的大将。

土灵只是想捡豆子。

秦璋突然警醒,战事虽然停止,可西镇还在远方,危险随时会降临。

秦璋没有了更好的办法,只好注重眼下,尽力迎战冲到面前的敌人。

从来无可匹敌的巴赫拉重骑却不这么想,也不屑于想。

他敏感地感觉到有人正在暗自观察他,本能地且准确地回望过去,正对上魏宪如刀锋般细长双眼里投射出来的光芒。

重锤呼啸而来,秦璋用棒拧腰磕开撞向飞雪侧面的锤头,由下至上一棒抡出,将来敌连人带马打翻在地。

他们见土灵有所行动,围在侧面的巴赫拉重骑兵立刻催动战马从两侧进攻,在还有两丈的距离内纷纷将钉头锤打出。几百只挂着风声的钉头锤在旋转到最高速时沿着圆弧的切线甩出,狠狠地撞进了土灵的那双已变得十分坚韧的腿里,发出碰碰的闷响,整个锤头都没入其中。锤上四面的尖刺起到了巨大的阻力,把锤头牢牢固定住。几百名重骑兵迅速将链子锤尾端的圆环挂在马甲上的一处挂钩上,口中发出号令,战马立刻向后倒退,将铁链扯得笔直。

将军,下一步计划如何?魏宪语气平静地不带任何情感。

巴赫拉重骑兵虽然强大,却也不是飞血战神的对手。

本来正气势骇人向前踏来的土灵巨大如山的身形立刻一顿,嘴里发出低吼,似乎觉得不可思议—藐小的人类竟然敢太岁头上动土!它终于愤怒了。

秦璋内心一阵惭愧,暗责自己竟在片刻见恍惚了心身。

可他们却在清楚的知道,秦璋就是贤城军队的主将,围杀他的兵力明显要比普通士兵要多。

四面八方又飞来无数的钉头锤,土灵双腿膝盖以下已被完全钉满,无数条黑色铁链把土灵完全固定在原地。重骑兵朝两个相反方向同时倒退,势要将土灵的双腿扯断。

他思索片刻请示离虎。

秦璋十分清楚当下所处的险境,飞雪更是通灵,他们人马合一,暂时还没有被困住。

土灵虽然巨大,动作却不迟缓,它弯下山一般身体,扭动身形,双手向一侧腿上铁链抓去,一下子就把上百条铁链同时握住,用力一拔,腿上泥土飞溅,竟把扎进腿中的钉头锤拔了出来!它怒吼一声双臂回扯,站起身形,在一片战马嘶鸣声中,竟把这一百多重甲骑兵连人带马倒提起来,离地七八丈高!

离虎正擦拭刀锋,头也不抬地马上回答道:北沙拓不足虑,巴赫拉被重创远走,暂无威胁,将士们与胡商也太劳累,暂时休整半个时辰再出发。

可巴赫拉重骑兵们却坚持地执行战术,总有七八名士兵死死的咬住了秦璋。

空中顿时掉下了几十名重甲骑兵,重重地摔在地上。还有几十名重骑兵死死抓住马甲,踩住马镫,垂死之时仍把手中钢刀掷向土灵。

秦璋走近离虎低声道:巴赫拉能从啸风峡东面出现,此事极不寻常。

眼看着局势也来越危机,围上来的敌人越来越多,秦璋左冲右突始终难以彻底摆脱。他渐渐失去了冷静,双眼充血,拨转马头,决绝地杀向了包围圈。

土灵顺手一抛,就把剩余的重甲骑兵扔出,砸向身下的骑兵,战马惨烈的嘶鸣声中,一片人仰马翻。土灵再次弯腰,又继续去抓铁链,可无畏的巴赫拉重骑兵丝毫没有退缩之意,反而趁机再次抛出钉头锤,无数的钉头扎进将土灵无比粗壮的双臂!土灵没想到双臂也被控制,扭腰轮动双臂,立刻扯到了百十名重骑,可更多的钉头锤又飞了过来,终于将土灵的双臂也扯住!

离虎极为平静地低声道:西镇出事了。

秦璋正要高喝一声,猛吸了一口气却没吐出来:无数个矮小粗壮的土褐色的人形怪物正从草丛中跃起,疯狂扑向巴赫拉骑兵的马头!

土灵怒吼,战马竭力后退发出用力的嘶吼,重骑兵齐声呐喊,三种充满力量与野性的声音同时响起在莽莽墨原之上。高空飞翔的巨雕也被这旷古难遇的大战所震撼,发出一声鹰啼!

本文由必发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必发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长篇·历史奇幻】三荒之地 十五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